OG真人视讯

學費 5 萬,卻給孩子吃發霉飯菜,把學校食堂弄好,真的很難么? - 丁香園OG真人視訊公眾號文章

2019年3月15日11時02分內容來源:丁香園

本文作者:王志安

由公眾號王志安(ID:wangju8848)授權轉載


編者按: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,每年全球有十分之一的人因食用受污染的食品而患病,導致 42 萬人死亡,5 歲以下兒童風險尤其高,每年有 12。5 萬名兒童死于食源性疾病。


食品污染是一個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,此類事件發生在孩子身上,尤其牽動人心。


這次成都某學校的食品污染事件,值得我們關注。



學校食堂又出事了。


這一次是成都市的名校,七中實驗學校。


每名學生每學期學費 5 萬,但食堂里的食物,光看外觀就令人嘔吐不已。



有人說像豬食,這是不了解現代養豬業。現代養豬和傳統養豬業最大的區別就是衛生狀況,尤其是飼料,大型養豬場的飼料都極其干凈,所有食料配送全程都是無菌標準,遠遠比這些名校的后廚干凈得多。



網上不確定的消息源稱,七中實驗學校后廚事件爆發,是緣于一位孩子的家長發現自己的孩子反復腹瀉,三天兩頭跑醫院總是不好,她懷疑學校食堂的衛生有問題。于是臥底到學校食堂一個月,拍攝了這些令人震驚的圖片。



還記得當年上海中芯國際的后廚事件么?


也是家長去學校去看孩子,無意當中發現了孩子們的午餐,感覺完全達不到他們為孩子交納的每餐 24 塊的標準。



于是,他們提出去后廚看一看。沒想到,這一看發現了驚天的秘密。


不想多解釋了,直接看圖吧。



七中實驗學校后廚事件,目前在當地還在進一步發酵,有家長們去交通要道堵路,攔截車輛,并和警察發生沖突,有十幾名家長被警方強制帶離。


而當地政府也緊急發布公告,七中實驗學校的領導,還有給七中實驗提供配餐服務的德羽后勤管理服務公司的負責人,被予以停職處理。


僅僅是停職哦。


綜合媒體報道顯示,七中實驗的食堂,是外包給了德羽后勤管理服務公司,這家公司不僅僅服務于七中實驗一所學校,還給四川當地眾多學校提供餐飲服務。


正因為如此,恐慌不僅僅限于七中實驗的學生和家長中,四川省許多學校的學生和家長,這幾天都在焦慮于學校食堂的食品狀況,和孩子們的健康問題。



學校食堂頻頻出現食品安全丑聞,

到底哪里出了問題?


有人說,學校的食堂根本就不該外包,更不該外包給民營企業。


這種觀點我不贊成。


發達國家的小學生午餐,配餐公司幾乎都是民營企業做的,為什么幾乎不出什么食品安全問題?學校自己做,真的就能保證食品安全?不存在的。


事實上,學校食堂外包給專門從事食堂行業的專業服務公司,是一種更科學的方式。


一則這些專業公司服務眾多食堂,由于采購量大,可以大大降低成本;二則他們可以建立自己的中央廚房,通過工廠化的方式制作大量的半成品,然后配送到各個學校進行終端加工,如此,食品安全的風險,反而應該是降低的。


可為什么一種先進的模式沒有帶來安全衛生的餐飲,反而走向了反面呢?


問題的本質不在于是否承包,是否民營,而在于是否有有效的競爭淘汰機制,和監管機制。


競爭機制要保證競爭者有平等的機會進入學校,這樣經營者自身就會有危機意識,做不好就要走人。


比如,一家學校的后廚,是否有必要完全承包給一家公司來運作?是否在達到一定規模后,規定必須分拆給不同的服務企業,讓這些服務企業在提供服務的界面,就可以時時刻刻感受到競爭。而不是僅僅體現在招標環節。


事實上,北京一些大學早就開始實行這樣的政策,不同餐飲企業同時入駐學校食堂,每年由學生打一次分數,分數最低的商家淘汰出局。如此,商家的競爭意識會內化為自己提供優質服務的動力,而不是只想到搞定校長。


另一個問題的關鍵在于,學校外包的食堂必須有嚴格的監管,不能放羊。


監管有三個層面:


第一,政府的食品監管部門;


第二,學校的監管體系;


第三,學生和家長的監管。


政府層面的監管目前主要負責資格審核,流程化監管。凡是食品行業的企業都要符合資質,也就是說,看起來都是符合監管條件的。由于監管者不涉及自身利益,最容易流于形式。



按照規定,這些學校食堂的后廚和生產過程,政府的食品監管部門要定期檢查,食堂制作的食物,要留樣備查。


但種種類似事件顯示,政府監管部門,似乎已經喪失了發現風險的能力。至于原因,是流程設計問題,還是根本就缺乏監管意識問題,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。


有報道稱,七中實驗在不久前還被評為示范食堂,「舌尖上的食堂」,頒發這些榮譽的,都是當地政府。



學校層面的監管,受到兩重因素的制約,一方面他們希望降低餐飲成本和開支,尤其是民營學校。另一方面,比較好的學校食堂也是學校競爭力的體現。這兩者的角力,決定了學校的行為選擇。


按道理講,學校食堂就在校園里,過程化監管最容易發現問題。但如果學校的領導人被搞定,學生和家長一方失聲,學校就可能和外包企業沆瀣一氣,坑害學生。


就七中實驗學校體現出來的后廚現狀,一定是長期以來,根本不在意校方的觀感。這其中,校長有沒有被搞定、拿沒拿好處,相信政府部門的調查會給出結論。


一個值得借鑒的經驗是我們的近鄰日本。


日本的中小學學生中午也在學校吃飯,他們的經驗是,老師和校長必須和學生吃同樣的飯菜,而且必須在孩子們吃飯之前半小時先吃,用自己的身體驗證食物沒有問題,才讓學生們開吃。



這樣的制度已經是實行了幾十年,目的是讓校長和學生成為利益共同體,由此調動起校長們主動監管食品安全和質量的積極性。


就在昨天,教育部緊急出臺文件,要求各級學校做好學校領導陪餐制度,但愿這樣的制度,能讓我們的校長們也能身體力行,真正關心孩子們的食品安全。


第三重監管是指學生和家長,因為人普遍對自己的利益最關心,監督會最盡心,沒有比家長更關心自己孩子的飲食安全的了。事實上,最近發生的幾起惡劣的學生食堂食品安全事件,都是家長發現并曝光的,這還是在沒有暢通監督渠道的情況下。


所以,當務之急應該盡快建立家長和學生的監管機制,我所知道的一些學校,就專門設有家長監督學校食堂的委員會,他們定期開會,輪換去食堂監督,除此之外也定期去參加學校的義工,幫助食堂給孩子們送餐。這樣的學校,食堂出事的可能性就很小。


除此之外,食堂后廚也可以安裝高清攝像頭,整個操作過程學生和家長都能全程監督,這些做起來在技術上都不算難,就看校方是不是有意愿來推動。


上述道理其實并不難懂,措施也沒什么神秘之處。但為什么我們的許多學校,就是不愿意推動呢?為什么在學校食堂此起彼伏出事后,他們的后廚還是這么骯臟呢?這背后的邏輯,才是真問題。


這個問題,答案可就沒那么簡單了。(責編:joy)



本文轉載自「王志安」

王志安 王志安

最值得關注的OG真人視訊公眾號